诗与远方的田野

——澳洲1847酒庄考察记

    期次:第30期    作者:山东大学经济学院 林竹

  从上海到悉尼,转机往阿德莱德,经过十余小时的飞行,视野里尽是翻滚的灰墨色云团。甫一钻出机舱,平平望去,大朵云团的缝隙间漏出一趟湛蓝的滚边,于是这蓝越来越舒展,云色淡去,天空高远,雨停歇,我已踏在南澳的土地上。
  今夏,受山大经济学院1978级校友王智太先生的邀请,我有幸随学院学者访问团一同前往澳大利亚,赴巴罗萨谷的1847葡萄酒庄园进行考察访问。临行前曾细读校报王静老师的长文《人生如酒 岁月如诗———记经济学院1978级校友、澳洲1847酒庄董事长王智太》,如读传奇故事一般追随1847酒庄的发展脉络,看这位如父亲一般年龄的“老学长”在不同阶段的人生战场上开疆辟土,让异国的百年酒庄焕发了新生。身未至,而我心中已怀着孺慕之情,对这块土地亦有止不住的好奇。
桃花源
  黑色的汉兰达飞速左行在蜿蜒的公路上,道路两侧是延绵起伏的绿色山丘。路口间没有指示灯,偶尔车辆间的交错,只是倏忽一个顿挫,便又各自沿路飞奔而去。驾乘的流畅感让你仿若置身海洋,随着绿色田野的波涛荡漾,远处偶尔能见白色的羊群,或是几匹马,定格为怡然的画面。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窗外的景色变为一排排广袤无际的葡萄藤,绕过黄色尖顶的教堂,我们抵达距阿德莱德60公里外的1847酒庄别墅。
  来时的家乡正是炎炎酷暑,而此时的巴罗萨正值初冬,来接我们的Vivian说这正是南澳最好的季节。匆匆放下行李,裹紧羊毛披肩,我们沿着庄园中白色石子的小径信步而行。空气里都是冰爽湿润的味道,却并不冷冽。一簇红颈的鹦鹉扑棱开翅膀次第飞去,又飞回。温润的地中海气候赋予巴罗萨的冬季充沛的雨量,湛蓝色天空下所有的植物都剥去了夏季干燥的壳子,露出最明丽的色彩。各色花朵高低错落,在脑海中固执定格的四季仿若随意轮转,不同花期的水仙、刺梅、玫瑰、山茶、雏菊出现在同一帧画面中,一栋砖木结构的深色house与一排同风格的cot-tage掩映在几株花蕾繁盛的桃树之间,淡粉色的桃花从容绽放,竟在这西式庄园中摇曳出几许东方的风情。脑海中忽然就记起了《桃花源记》中的意境。落英缤纷的桃树、土地屋舍、良田美池桑竹,景色或有疏异,韵致各有风流,只是当时诗人怀着绝望避世的悲凉,而这里有隐逸的宁静平和,逸多过于隐,草色花影、欣欣向荣化去了一路风尘疲惫,让人心生美好,惟愿多爱生活一点。未来几天在巴罗萨的日子里,我们便生活在这样如世外桃源般诗画样的情境中。
                     红泥炉
  每天清晨在醉氧般的酣睡中醒来,小厨房里已经传来阵阵paul和phoebe翻炒鸡蛋和煮麦片粥的香气,隔壁秦老师已经围着庄园散步一周,朋友圈里是各种朝霞和晨光的图片。拉开落地窗的窗帘,伴随晨曦清晰起来的是一排排整齐的葡萄树藤。很遗憾我们所在的季节看不到藤蔓缠绕、葡萄琳琅枝头的样子,此时的它们旁逸斜出的乱枝已被修剪掉,只留下紧固的虬枝,或是深扎入富沃的泥土,在为来年积蓄力量。我们居住的cottage房间名字叫“佩特威都”(PetitVerdot),正是以门前葡萄田的品种命名,而秦老师的房间是“西拉”(Shi-raz),门前正是享誉整个巴罗萨的西拉干红葡萄酒的出处。我们驱车去1847各个葡萄田参观,在1928年的老藤歌海纳前驻足流连。赤霞珠、赛美蓉、雷司令,这些华丽丽如诗歌一般悦耳的葡萄名称背后都对应着一抔实在的泥土,一片生机盎然的植株,一款丰富又别致的味道。
  黄昏临近时,在庄园的小铁道边我们邂逅了1847的好邻居“袋鼠先生”一家。小家伙无拘无束地蹦跳,父母尾随其后,当发现了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他们丝毫不见局促,毫不见外地与我们正面对视,对视片刻,我们悄悄跑前几步,他们便礼貌又客气地跳远一些,始终保持着安全的“社交距离”。这一家搬来庄园定居已有些时日,一共是两大一小三口“鼠”。前年灰色的袋鼠爸爸因为出车祸过世了,但不久就发现来了一只黄色大袋鼠和它们和谐地生活在一起。“它继父对它不错”,王总认真地为我们介绍这家邻居,仿佛如数家珍地介绍他的葡萄田、他的果园、他设计的风格别墅,他精心布局的庄园景致一样。此时,天边的火烧云尽情燃掉最后的光焰,巴罗萨的温度骤冷,而1847大house里的壁炉愉快地跃动着小火苗。窗外暮色四合,屋内大家围坐,讨论着一天的见闻经历,回忆过去校园生活的往事,听着关于1847的故事和这片土地上的风土人情。王总坐在小矮凳上时不时往壁炉里续两根圆木,或是丢进一颗松果,哔哔啵啵的声响活泼又温暖。矮几上是从庄园自己种植的果树上采下的各类新鲜水果,中间一尊小土陶炉上滚着沸水,碧绿色的茶叶在期间起起伏伏,海燕将从王总家乡带来的烹煮的新茶分到大家杯中,香气嘶嘶地暖着手和心。绿蚁醅新酒,红泥小火炉。且将新火试新茶,诗与酒在一起正是好年华。
                     静夜思
  南半球的夜空银河星辉熠熠,酒庄餐厅内琉璃杯盏晶莹闪烁。各色的葡萄酒与它们的“夜光杯”碰撞出不同的曲调。每品尝一款美酒,品酒师丹丹便娓娓道出它们背后的故事,葡萄的名字、品种、特色,酿酒的工艺、气候、条件……1847的每款酒都有故事。
  酒庄里有个古老的酒窖,当闸门缓缓打开,一辆老爷车便跃入眼帘。老爷车后各种盛满陈年佳酿的橡木桶中间簇拥着的是一张巨大的圆桌,可供20人围坐品酒。它用来自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省的一种非常坚硬的桉树做原料制成,是仿照原先古老酒窖内的一张品酒桌的样式聘请德国工匠重新定制而成。因此这窖中所藏之酒便以“圆桌”(round table)命名。“千禧”系列是为纪念2000年在悉尼举办的第二十七届奥运会定制的,“永恒”系列体现了老庄主夫妇相濡以沫44年始终坚守的红酒品质,“88橡木桶”纪念古老酒庄橡木桶的摆放次序恰是8行8列,还有橡木桶上显示酿酒师功力的神奇“白线”被赋予了让人浮想联翩的名字“angelshare”……这些故事带领人们用自己的味蕾去碰触一个奇妙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西拉”有着摩卡香草+黑巧克力的味道,醇厚的单宁带来辛辣的气息如美艳高冷的女神;“赤霞珠”有甜果香,单宁精致柔和,像内柔外刚的少女;30年陈年波特混着橡木桶的清香和白兰地的甘冽,像倔强的美少年……葡萄酒不仅仅是葡萄酒,她被赋予人格,赋予想象,赋予美好的情怀。我几乎从不饮酒,也并不懂酒,但因为亲眼见过一行行从容矗立的葡萄老藤,小心翼翼触摸过一排排陈年橡木桶上精雕细刻的繁复纹样,亲手把玩过一支支精巧的锡帽,渐渐明白了每一枚酒标设计的初衷和用心,我便仿佛也懂得了这些杯中酒,懂得了做酒人的心意、做酒人的态度、做酒人的品格。
  从前只是钦羡小说里的好汉们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仗义疏阔,也爱侠客们持酒仗剑驰骋江湖。在东方的诗歌中,酒与月色是最好的伴侣,或抒豪情,或寄愁肠,“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而此时月色正浓,星光正好,杯中的葡萄酒诠释的是另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态度:内敛、平和、从容、雅致,浅尝细品、小酌微醺,因为爱一种文化而爱一种生活,因为爱这样的生活,所以爱上了这里。
祝东风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关于离别的情绪,我最爱欧阳修的这一句“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在与王总几日的交谈中,他最爱说的便是“不透支,不焦虑”,品牌不透支,心态不焦虑。
  就像昼夜温差成就了葡萄的生长,几十年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让王总与他的1847一样,充满了故事性。未见其人时唯有仰视,当年辞职下海的魄力,执掌国企进军地产的气度,异国他乡涉足葡萄酒制造业的决断,你会觉得他像极了东方的侠客、西方的骑士;当见到他带着草帽,操着一口纯正的胶东话,挥手指点着庄园中这一片是果园,那一片是薰衣草田,你又会觉得他是个亲切又有激情的农民伯伯。当他与“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校友之家”做访谈的学生进行视频连线时,谈及当年的校园生活时光,恩师教导、同学情谊,他又像如此贴近我们精神生活的兄长、前辈。与他交谈总有启迪,在他和他的1847身上感受到了“中西文化的碰撞”,也感受到了“传统与创新的融合”。
  王总“把山东人厚道、重情义的东方温情带到了澳洲”,多年的澳洲生活,他已经融入了西方文化,无论是与老庄主John夫妇、葡萄园管理师Robin一家,还是庄园邻居都相处和睦、共事愉快;他怀着家国情怀和赤子之心,恪守着“诚信、感恩、孝悌”的中国传统美德,崇奉着做人本分、做事扎实的信条,酿酒的每一道工序都原汁原味,每一道关口都精益求精;他尊重历史,尊重传统,保留了原酒庄几乎所有的老物件,对每一份沉淀和成就都珍而重之,但他又不拘泥守成,先后收购Yaldara等酒庄大大开拓了国内、国际市场。
  毕业30年,他在经济学院发起成立了“聚贤基金”,每年捐资支持母院的科研教学和人才培养,在校友和学生中倡导“感恩教育”和“捐赠文化”。他说“经济学院是一生的选择,永远的思念”像那些根植于故土几十年的老藤葡萄一样,他对母校的关注与回馈也深深扎根,情意变作藤蔓延绵繁盛……临别前我们把祝福的话语留在相思木雕刻的留名板上,配一枚南澳市花“沙漠豌豆花”的印章,同时也把一段珍贵的经历铭刻在回忆里,配一帧大洋风情,半阙奋斗长歌。最后一次举杯,遥祝东风,纪念这次诗与远方的考察——我的澳洲 1847酒庄之行。(山东大学经济学院 林竹)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