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忧天下事

——记马来平教授参政议政之路

    期次:第35期    作者:刘祺航

  马来平,山东巨野人。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省政府参事;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常务理事,山东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山东省科普创作协会理事长等。主要研究中国近现代科技思想史、科学社会学和科普理论。主要专著:《科学的社会性和自主性——以默顿科学社会学为中心》《科普理论要义——从科技哲学的角度看》等。曾在《哲学研究》《自然辩证法通讯》《自然辩证法研究》等期刊发表论文二百余篇。先后获全国高校科研优秀成果三等奖1项,山东省社科优秀成果一、二、三等奖8项;主持全国社科规划项目、省社科规划项目多项。
  在马来平教授的家,书籍如同家中的墙壁。宽敞明亮的书房却主要是待客用,他真正进行学术研究的地方恰恰是一间不甚整齐的小阁楼——堆满书籍资料的书桌,书桌旁一张躺椅,躺椅靠背部分甚至已经磨损——这就是马来平思考、写作的地方。明媚的阳光穿窗而来,远远的市声依稀可闻,就是在这片天地,马来平凭借他丰富的学养、缜密的思维和实实在在走遍基层的调研考察,写出了大大小小关乎国计民生的提案议案。“身无分文,心忧天下”是马来平的座右铭,也是他学术人生的执着追求。
                 学者参政,学术为本
  近日,马来平提交的《关于全面启动“山东省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建议》受到山东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引起了社会各方的注意。
  此前,马来平在担任山东省政府参事期间提出了大量建议,包括《关于创建新型国家建设与高校体制改革的建议》《关于省政府设立“山东省科学技术普及奖”的建议》等等,建议涉及政治、文化、民生等诸多方面,这些问题的提出和解决都与他的学术研究密不可分。马来平的专业方向是科学技术哲学,科学技术哲学是从哲学的角度研究科学技术的成果和科学研究中的哲学思想、科技发展规律、科技政策等诸多方面。瞬息万变的科学技术应该是整个社会中最活跃、最前沿的因素,它和政治经济文化因素相互作用,带领了社会的前进;而科学技术不断发展,势必会有一个发展规律的问题,“科学家是通过实证发现自然规律,而我们则是在科学家研究的成果之上进一步思考:该成果有什么哲学含义?怎样做出来的?为人类增添了什么智慧?对这些,自然科学家不研究,人文社会科学家也不研究,只有我们科技哲学工作者做这个工作。”马来平认为科技在人类发展过程中占有特殊地位,它变化快、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对社会作用巨大;社会也反作用于科技,比如一个社会崇尚什么,是科学家还是公务员等,事关科技发展的文化环境,对科技至关重要。“我提出的问题尽管看似涵盖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我的专业的,或者说恰恰是我的专业研究,让我获得了和一般人不一样的思考方式,从而更好地发现问题。这就是我的学术研究和参政议政工作的内在联系。”
  《关于全面启动“山东省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建议》就是马来平在和学术研究相结合的基础上,对于现实问题的思考。建议的提出源于我国科学界近年来面临的知名老科学家资料不足的情况。马来平认为:“中国科学的历史主要就是由这些精英老科学家书写的,每一位最顶尖科学家的人生经历都是中国科学史的重要一页。随着老科学家的去世,中国科学的历史也在消逝。这一问题引起了国务院领导和有关单位的注意。目前,中国科协已经采集了400余位科学家的资料,山东省也应该抓紧开展这一工作。”在具体实施上,为每一位科学家成立一个采集小组,小组成员包括和采集科学家专业背景相同的科技工作者、科技史专业人员以及录影摄像技术人员。采集内容包括科学家本人的自述、文献材料,相关人士的口述以及实地考察等,最为重要的是科学家的实物收集。其中,科学家代表性成果的研究过程、如何克服困难的等内容,最能反映科学家的科学方法。最终形成的文字和影像资料将以电子数据库的形式永久保存,以便多层次、多角度利用。
  近些年来,马来平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科技儒学”,而这一命题的提出也和他参政议政的经历密切相关。在一次山东省政协组织的以“中国梦”为主题的高阶座谈会上,马来平谈到,“中国梦”的精髓就是中华民族的复兴,当然也包括传统文化的复兴,而儒学作为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长期以来由于历史、社会等多方面的原因,很多人思想深处都认为儒学是保守封建的,大大阻碍了科学技术进步,所以要弘扬传统文化,首先就要解决儒学和科技的关系。他说:“儒学存在大量不利于科学发展的因素是毫无疑义的。但是也应该看到那种把儒学与科学完全对立起来,一笔抹煞儒学对科学积极作用的观点是要不得的。为此,需要完整、准确地理解儒学,实事求是地认识儒学与科学的关系。”此后,马来平致力于研究科技和儒学相容性,发表了一批学术成果。2014年,马来平作为首席专家,邀请海内外近20位专家,由山东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和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共同举办山东省科协第三期泰山学术沙龙——“传统文化与中国科技的命运”,引起了学界和社会的热烈反响;2015年,在马来平的组织下,上述几个单位再次在山东大学共同举办了以“儒学的人文资源与科学”为主题的山东省科协第九期泰山学术沙龙,致力于探讨科技与儒学的关系,两次沙龙的速录文稿均已正式出版。一次座谈会引发马来平多年的学术研究,而现在科技儒学研究已经产生了广泛影响。
                    学者气质,文人风骨
  在参政议政过程中,曾有相关人士笑称,学者参政是“带刺的玫瑰”,看着好看,实际带刺,且能刺中要害。马来平说:“每年两会期间,我们作为政协委员讨论省长所作‘政府工作报告’时,通常首先肯定报告的长处,接着就会单刀直入谈不足,比方说什么问题没有谈到,什么问题抓得不准,我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出于促进全省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满腔热情,杜绝空话、套话。”
  长期以来,在学者参政议政问题上,学界是有分歧的。一些人激烈反对学者参政议政。他们认为,学者应远离政治,一心向学,否则就是不务正业、误入歧途。关于这种质疑,马来平是这样看的:人人都应当参政议政,这是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学者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参与社会和政治事务,促进党和政府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既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也是社会民主化进程的呼唤。不同领域的学者可以根据所学专业和社会事务关系的不同,选择自己参政议政的内容和方式。一切学术研究最终都要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要正确理解“为学术而学术”,努力实现学术研究和参政议政的良性互动;学者参政议政要自觉持守学者的“良知”。马来平将参政议政和学术研究相结合,让象牙塔里的学问走向了十字街头,更用他的学者气质为参政议政带来一股清新之风。
  长期的学术训练让马来平更能从社会生活中发现问题,并且系统地提出解决方案。最近马来平利用去南京参加学术会议的间隙,参观了解当地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企业文化工作,由此引发了他关于企业文化的思考:首先,任何企业的文化都有一个理解和认识的问题。一般来说,企业文化是请专业人员通过调查研究总结的,但往往内容冗杂、相互交叉。企业文化应该抓住企业灵魂和个性,概括成一句话或一两个词,提纲挈领、简洁明快,以便传播。其次,企业文化的关键在于如何融入全体员工的思想和行为。这一方面的关键是大胆创新形式,千方百计地让企业文化融入全体员工的思想和行为。这一点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比如儒家文化的三纲五常利用多种形式融入老百姓思想和行为,如古装戏、农村的红白喜事甚至山东的酒桌文化等等。再比如“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曾经是八路军的军人文化,通过唱响一首歌曲把这种文化融入到了每一个战士的血液之中。所以在文化传播过程中,不能只是空洞地总结,而要思考多种方式,渗透到每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中,才能达到传播的效果。马来平认为即使是小小的一方企业文化,也为我们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提供了借鉴。例如我们虽然已经概括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是不同于早已经深入中国人血液的儒家观念,核心价值观同样面临着偏于空泛的尴尬:既缺乏经典著作的深度阐发,也缺乏将其融入大众思想和行为的丰富多彩老少咸宜的有效形式。
  根据研究领域的区别,山东省政府将参事们划分为多个小组,以便充分发挥参政议政的专业性,马来平从属于文化产业组。他以该组的调研为例谈到了文化产业面临的问题:“在调研过程中,我最大的感受是目前我们的文化产业既没有文化也没有产业。”在调研中,小组成员参观了各地纪念馆,有众多图片和实物,但是他认为文化尽管和这些有联系,但他们绝不是文化的全部。文化中一定要有理念,应该有所概括和升华,要将其精神之魂提炼出来,通过精心布局展品,传达给游客,而且足以打动人心;此外,纪念馆还要扩大经济效益,没有利润就难以形成产业。
  学术研究带给马来平有形的学者身份,更有无形的学者气质。马来平不仅面对问题直言不讳,他的提案也都经过了漫长扎实的资料收集工作,比如《关于建立“山东科普研究院”的建议》,他邀请各方专家以及省科协主管领导,在山大召开了一个高层沙龙,广泛收集意见;又比如这次的《关于全面启动“山东省老科学家学术成长资料采集工程”的建议》,他专门到北京进行实地考察,以期完全掌握这项工作的开展状况,为此还专门举行了几次小型座谈会。每一份提案背后都有他扎实辛勤的付出,从以书籍作墙壁的书房里走出的马来平,即使在政坛,他信仰的也是科学和真理。
                   不忘初心,面向未来
  在马来平的家中悬挂着“半部论语治天下,十种经典傲学林”篆书条幅,这是他提出的治学格言。他认为治学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多看名著,要在专业领域里选择一批经典精读。”这同时也是他对于学生进行学术训练的要求,在他看来,作为一名合格的研究生,几年下来,至少应阅读十几本本专业的经典著作来作为基础。他把科学技术哲学研究者必备的知识结构进行了分解,然后,每一部分精选若干种经典著作或基本著作组成《科学技术哲学专业博士和硕士基本书目》,每位学生一份。这些书目分为三类:课堂上讲的,业余精读的,业余泛读的。凡属于精读范围的,需写读书笔记:逐章总结作者的论点、论据和思路,全书的观点和思路,评价与收获。马来平定期和学生谈话,检查学生读书的情况,主要方式是就书中的问题进行提问和追问,时常在他的一连串追问下,学生会主动承认哪些地方没读透、哪些地方根本没有读。他笑言:“由于我有追问的习惯,批评学生不留情面,所以学生们上我的课比较紧张,他们时常在我上课的前一两天,会自发集合起来预演,就我上一堂课布置的思考题和可能会问的问题提前讨论一下。”
  “上大学时我就想,我要有理想,绝不做一个平庸的人。”马来平这样回忆自己的大学时代。当时,他对学习抓得很紧,教室、食堂、宿舍三点一线,不随便外出。课上认真听讲,课下爱好哲学的他阅读了大量相关书籍,写了很多东西,生活上不怎么讲究,却更关心国家命运。而现在的马来平作为教师,更关注当代大学生的学习和思想状况,他认为“90后”“00后”这一批年轻人有许多可贵的优点,更容易适应日新月异的社会,因为年轻也更能迎接新的挑战,但是优异的生活条件也让这一批年轻人在艰苦奋斗、毅力方面稍差一些,他发现有的年轻人三百六十行任你挑,却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价值观念是只要舒服就行。就这些问题,马来平希望将自己当初在大学时的理想送给迷茫中的年轻人,因为他认为理想是人生的航标、力量的源泉和精神的家园,理想可以千差万别,但是要记住:“一定要立志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一生中要做几件有益于人民的事。改造社会需要从我做起,一定要管好自己,保持心中的一块净土,任何情况下,都决不与贪官污吏、投机钻营者为伍,把自己的人生之路走正、走好!”
  曾经,在“文革”热潮中,正当“复课闹革命”叫得震天响,但却迟迟不能真正“复课”之际,还是高中生的马来平一头钻进了当时山东郓城一中图书馆,开始埋头读书。那时,他读到了青年毛泽东“身无分文,心忧天下”的励志名言,这成为后来马来平求知、参政的信条,他认为这句话实际上表达的是知识分子应具有的政治情怀:“一个在人民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知识分子,尽管手中无权,囊中羞涩,但仍然关心百姓疾苦、心系国家兴衰,义无反顾地用所学知识反馈社会,为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奋斗终生。” (刘祺航)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10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