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乡村振兴 开启美好征程

    期次:第41期    作者:左峰


  党的十九大报告两次提到——乡村振兴战略,并强调“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的又一重大战略决策,是未来一个时期指导我国“三农”工作的行动指南。
  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标志着城乡融合发展进入新时代



  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乡村振兴战略,并将它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需要坚定实施的七大战略之一。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党解决“三农”问题的新精神,其本质是在坚持城乡融合发展的基本思路下,对农村发展战略的再提升,是全方位打造“三农”发展新动能和全面增强农村内生发展动力、全面激发农村发展活力的行动纲领,意在更好地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农村发展不充分等重大问题,加快补上“三农”这块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短板。
  乡村振兴战略根植于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这一时代背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是就全国总体而言的,其实这个主要矛盾在不同地域不同领域都有所反映。城乡发展不平衡、乡村发展滞后就是这一主要矛盾在农村的具体体现。要清醒看到,当前农业依靠资源消耗的粗放经营方式没有根本改变,环境污染和生态退化的趋势尚未得到有效遏制,绿色优质农产品和生态产品供给还不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需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是化解农村社会主要矛盾的必然选择和重大创新。
  二、乡村振兴战略对于经济社会发展具有特殊重要意义



  从“三农”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地位来看,农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基础地位不容动摇,农民的收入水平必须得到保障,农民的权益不容侵犯,农村的发展不容忽视。站在“三农”的立场,就是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就是站在中华民族最高利益的立场,容不得半点模糊。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时至今日,“三农”问题依然是一块短板。要决胜建成全面小康社会,乡村小康不可或缺。更何况,还面临着艰巨的脱贫任务。截至2016年底,全国有4335万贫困人口尚未脱贫。扶贫攻坚战是必须要打响打胜的。
  从城乡均衡发展角度看,乡村振兴战略的关键词之一是乡村,而且是最主要的关键词,一定要注意十九大报告中关于乡村振兴的两个关键性措辞。一个是“战略”,从国家政策角度看,强调乡村振兴是战略,而且是必须要实施的重大战略,着重强调的是要振兴乡村,而不是消灭农村。可以换一个角度考虑,为什么不说振兴城市呢?因为城市已经走在了前面,为了使城市和乡村共同发展,基于战略的考虑,不可能把快速发展的城市拉下来,只能是把相对落后的乡村补上去;不能劫富济贫抽肥补瘦,那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拉城市的后腿,最终降低总体发展水平。另一个关键词是“城乡融合”,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城乡融合”理念。与“城乡统筹”“城乡一体化”等提法明显不同,城乡融合发展极大提高了农村发展的地位,把乡村放在了与城市平等的地位上,意味着中国开始把城市和乡村作为平等的发展主体,更加充分地立足于乡村的产业、生态、文化等资源,更加注重发挥乡村的主动性,有助于激发乡村内生增长动力和活力,打造城乡命运共同体。同时,将乡村振兴战略和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一同提出,含有城乡共存、共建、共享、共荣的意蕴,意味着要在经济社会发展的大格局中实现城乡融合发展,有利于形成村镇化与城镇化双轮驱动。乡村振兴战略的推行,必将会进一步加速城乡一体化的进程,促进城中村的改造和完善,加快农村居民的市民化进程,从而进一步提升城市化水平。
  三、乡村振兴战略如何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乡村振兴不仅是一个单纯的经济议题,它已经超越了产业发展和经济范畴,涵盖了经济、社会、生态、文化多个领域。乡村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和生态价值,是产业兴旺的要素、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生态宜居的空间。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必须大做结合文章,把乡村振兴作为一项系统工程抓好抓实抓细。
  第一,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农村生态宜居建设相结合。推进生态宜居,要与美丽乡村与村镇规划结合。乡村建设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强调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农村不能成为荒芜的农村、留守的农村、记忆中的故园。要和农村传统村落保护、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保护相结合,不能一新了之,旧的统统抛弃,要修旧如旧,让现代与传统交相辉映,凸显历史人文底蕴,彰显地方特色。在乡村建设过程中还要注意保护村庄原始风貌,传承乡村文脉、留住乡村记忆、建设风情乡村,坚决防止千村一面,坚决防止把农村建得城不像城、乡不像乡、不伦不类。要与特色小镇建设结合,打造出更多美丽乡村。欧美发达国家,一些环境优美的乡村成了现代生活的标志和象征,生活品质也远高于城市,成为民众休闲休憩的重要区域,一些乡村庄园甚至成为接待国家元首的外交场所。
  第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产业发展相结合。乡村振兴的关键和重点是产业振兴。只有农村产业振兴了,才有可能创造出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岗位,为农民增收和农村富裕拓展持续稳定的渠道。加快振兴农村产业,首先,要加快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全面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进程。其次,要充分挖掘和拓展农业的多维功能,促进农业产业链条延伸,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使农业与二三产业尤其是文化旅游产业深度融合,大力发展农产品加工和农村新兴服务业,为农民持续稳定增收提供更加坚实的农村产业支撑。
  第三,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完善体制机制相结合。巩固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完善承包地“三权”分置制度;深化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保障农民财产权益,壮大集体经济。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培养造就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
  第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推进农村社会事业进步相结合,与民生改善、人民幸福感获得感同步提升相结合。要努力做到农村治理有效(这其实是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向农村的延伸),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要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让乡村居民和城市居民一样体会到现代化发展的便利,享受到平等的公共产品服务。时至今日,乡村发展依然滞后,其中最直观的体现是乡村基础设施建设欠账多、城乡居民享有的基本公共服务差距大。要改变这种状况,必须加快基础设施建设。要重塑农村教育,“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让乡村学校重新为乡村带来生气。要与扶贫相结合,探索出绿色发展、生态脱贫的发展模式,努力实现生态环境保护和群众脱贫致富的有机统一,让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相映争辉,实现“百姓富”与“生态美”双赢。要支持和鼓励农民就业创业,拓宽增收渠道。
  要加强乡风文明建设,让乡村体现出特有的文化特质。要依托乡村原有文化内涵,唤醒乡村沉睡的本土文化资源,将乡村传统的风俗文化、农耕文明等发掘出来,把乡村的比较优势体现出来,体现出自身吸引力。要加大农村优秀传统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发掘、保护、传承力度,增强乡村文化吸引力和凝聚力。要留住乡村印记,延续历史文脉。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文化传承与创新并举。传承好乡村文脉,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让每个人真切地体会到属于自己的“根”。而文脉传承中的创新则要将优秀传统文化与新的历史时代相融合。要挖掘农村文脉,坚持以文化人,把丰富农民精神文化生活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加速培育乡村文化新业态,大力完善农村基本公共文化服务,大力培育和传播乡贤文化,大力活跃农村群众文化。
  第五,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大学服务地方相结合。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是大学的重要使命之一。比如,山东大学樊丽明校长把山东大学服务山东指导思想概括为三句话:服务山东战略就是服务国家战略,服务山东发展就是服务国家发展,扎根齐鲁大地办大学就是扎根中华大地办大学。最近《山东大学服务山东新旧动能转换行动方案》新鲜出炉,分为人才支撑、科研、文化建设、决策咨询和保障社会民生等5个方面,有“智造山东”“经济强省”“健康山东”“文化山东”“海上山东”等5个主攻方向。又如,山东大学威海校区在学校发展规划中也明确提出要建设成为“推动地方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型校区”。
  第六,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双新双创”相结合。培养新农民、推广新技术,推进农村创业创新,是促进乡村振兴的重要举措。要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在农村经济社会中的运用,促进创新,加快农业农村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要加大新型职业农民培养力度,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新农民队伍,推动创业。要鼓励探索,重视推广各地好经验好做法,努力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第七,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与加强农村基层党建相结合。党建助脱贫,精准拔穷根。振兴乡村,打造一个强有力、能战斗的基层党组织十分关键。要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带头作用。基层党组织是“指挥所”更是“先锋队”,既要将党和国家关于乡村发展的政策传达给村民,让他们了解党和国家的乡村振兴战略,又要成为具体的行动者和实践者,发挥先锋模范和战斗堡垒作用,带领村民脱贫致富,这就要求每个乡村的村党总支做好实际调研工作,了解当地真实情况,结合中央方针政策因地制宜地制定符合本地实际的发展战略,让中央政策和精神能真正生根发芽,推动当地农村发展,实现乡村振兴。近年来,陕西省安康市旬阳县在长期县域治理实践中,运用“党建+系统逻辑思维”,探索出了“以党建为引领,法治为保障,德治为基础,村民自治为根本”的党建引领“三治融合”乡村治理新实践,不断提升基层社会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一模式非常值得推广。
  (作者系山东大学威海校区商学院教授、经济学博士,图书馆副馆长)


特别推荐:
不论何人,只要推荐任意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产品,将奖励100元人民币,若推荐单位成为VIP用户,将奖励其费用的10%给推荐者!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