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开

    期次:第20期    作者: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校友 杨国栋





  “又值石榴花盛开的季节,一如三年之前的夏日。时间易逝,转眼间,学校生涯已是尾声,自此一脚踏入职场,愿自己能够秉承哲社学子的宽容和自由,将生命过得洒脱且从容。”——本科毕业论文致谢小区楼下的石榴花开了,就在前几天。
  每次看到楼下的石榴花,我都会想起2018年的那个夏天。
  两年前,我从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毕业。记忆里的六月,山大北门的石榴花开得格外绚烂。
  在我的印象里,四年所有的不舍和留恋是在最后一刻迸发出来的,大家直到最后一两天才意识到可能真的要离别了。这群没心没肺的家伙拍毕业照的时候还在嬉笑怒骂,却在几天后的毕业聚餐上泣不成声。喝,去厕所,继续喝,继续去厕所。酒喝起来了,后面所有设计的环节都成了多余。新来的辅导员醉倒在座位上,向来严肃的老师搂着同学的脖子给大家唱歌。A同学哭着和我说“毕业了,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见了!”B同学抱着我问我“为什么我爱的人不爱我?”“此生无悔入哲社”,是真的喜欢遇见的这群人啊。
  尽管已经毕业两年,但是自己似乎从未和山大疏离。可能是互联网的时代将个人的感受力无限扩大,看着朋友圈熟识老师发的段子,晚上和大学同学语音的时候“阴阳怪气”,仿佛还身处和这群人挤在校医院后面窄窄的学生宿舍的日子。15级学弟学妹毕业的时候,我以校友的身份重返母校,走在大成广场的路灯下,顿时百感交集,逃课的忐忑,刷夜的无奈,盛在酒杯里的毕业的不舍,在中心校区三年的点点滴滴一下子鲜活了起来。在知新楼,碰见几位本科时期的老师,老师们还都记得我,看着他们和学生交流的样子,突然就有了一丝遗憾和懊悔。
  当我真正迈入社会、走进职场的时候,我才发现母校对一个人的影响。所收获的专业知识和哲学素养帮助我尽可能地保持思想的自由与独立;社会学和人类学的人文关怀让我面对这个并不尽善尽美的世界的时候增添了一种理解力;“学无止境,气有浩然”的校训,提醒我今天要比昨天更博学一点;想起“苏世独立,横而不流”的院训,就自然想到了胡适的“三个问一问”。这所有的一切,都把我往前推着,让我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如果说,四年下来,我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丝丝宽容、对苦难众生有了一丝丝悲悯,我想这都是和山东大学、和哲社学院分不开的。
  我无比怀念大学的时光,我怀念在舜华路和山大北路所收获的一切。哲社的氛围是缓慢的,似乎和这个快节奏的社会有些许不和,但我喜欢哲学班“我与谁都不争”的氛围,喜欢我的老师和同学们,他们注重自身精神世界的改良又对社会怀有关爱,坚守自己的立场却又有对万千思想的包容。毕业典礼的时候,刘森林院长说:“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精神家园的寻找、建构不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事情,而是伴随我们一生的事情。”只有当一个人真正从应试教育的书本中抽离出来的时候,当他真正拥有大把的时间来挥霍的时候,当他真正拥有自由意志去选择做什么不做什么的时候,他会开始拥有觉解的可能,他才会去思考究竟什么才能支撑起自己的整个人生。在当今社会大环境下,这些能够专注于真善美的追寻、执着于建设自己“精神王国”的人是多么可贵啊,我想他们便是纯粹的人、可爱的人。
  正是带着这份怀念,我选择放弃编制,回山大继续学习。2019年的冬天,我参加了研究生入学考试;2020年的春夏之交,顺利收到了拟录取的消息。我不知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与万人言”这句话可以指引我在学术道路上走多远,我也不知道未来自己会选择哪一个城市、从事什么样的工作。就像我抱着学中文的心进入了哲社学院、放弃了去非洲看长颈鹿的机会选择青岛市委,我无法评判哪一个选择正确或者哪一个选择错误。因为每一个决定都引导我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因此我绝不后悔,我感激我做过的每一个决定,这些选择环环相扣、阴差阳错地塑造了今天的我。这样来讲,关键的人生节点又何止那么一两个。
  此刻,山大北门的石榴花应该又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