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基层,怎知天地广阔

    期次:第21期    作者:李冉冉





  李冉冉,女,汉族,中共党员,1993年8月出生,山东莱芜人,硕士研究生学历,2019年6月毕业于山东大学文学院。2019年山东省委组织部定向选调生,单位为济南市应急管理局,现于济南市莱芜区东汶南村进行为期2年的挂职锻炼。


  2019年8月1日,我按照组织安排来到莱芜区高庄街道办事处报到。办事处公办楼是一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建成的旧建筑。刘主任把我带到三楼尽头一个房间,那是一个四人间,水泥地面陈旧,立着两个风扇,纱窗有好几处破洞,破旧、空荡而布满灰尘的木橱,不像有人居住,但确实有三张床上都有被褥,我被告知这儿是我的宿舍,其他三人只在这儿午休。
  报到第一天的情形让我有些吃惊,但也使我深刻意识到,从高中到硕士毕业的近十年,我在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匆匆来往,常常觉得她发展迅速,农村面貌也焕然一新。然而作为学生生活在这个城市的我,又仿佛是个过客,从不了解她的真实面目。
  就这样,我踌躇满志,并带着重新认识这片土地的想法,开始了我的基层工作。第二天在村书记的带领下,我正式进村了。
  农村生活是质朴却又复杂的。我所在的地方虽然是街道,但却是城郊农村,我后来在办事处附近与朋友合租了一套两居室,距我挂职的村子大约有3公里,我每日骑电动车往返两趟。虽然一路直行,但这条道路是交通要道,有很多大型卡车来往,且十分狭窄,因而我日常通勤都要面对交通危险、飞尘沙土和风吹日晒。这样的风来雨往偶尔会让我感到辛苦,但大多情况下,我还是感觉舒畅和开心,或许是我在某种程度上体验了一种诗意栖居的生活。
  我挂职的村位于莲花山下,汶河南岸,山河秀丽,风景宜人。当我骑车进村时,远望群山连绵,村头的雏菊开得热烈而宁静,瘸腿的柴犬在路边活蹦乱跳、窜来窜去,村民三五成伙在街上闲谈……有时觉得自己离这种恬静惬意的生活很近。同时我也在这儿收获了很多温情,我很快融入了村两委和农村工作团队,我们有四位村两委人员,一位跟我年纪相仿的乡村振兴助理员,还有三个大爷协助处理村内事物。村两委人员都是40岁左右的大哥、大姐,都有一些特别的创业经历和人生体验,社会阅历丰富但不失善良、有趣,给我很多关爱和启迪。三个大爷也非常可爱,两位是退休的乡村教师,一位是“秀才”般的人物,他们对工作的认真、细致和负责让我看到他们那一辈人的历久弥新的光芒。那位“秀才”大爷书法极好,近八十高龄还坚持每日练字,我去年年底还收到了他手写的春联,他还会推拿按摩,十里八乡的乡亲常找他推拿,他却从不收费。他也是村里的“活档案”,每家每户的情况他都能说个大概,对村庄的历史也了如指掌,这种带着情感的“大数据”是任何现代技术无法代替的,这种优势在我们村脱贫攻坚和今年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农村社会的结构是以家族和人情维系的,这就使得农村既是温情的又是充满矛盾的。在农村开展工作,有时需要充分利用家族的组织力和凝聚力,调动整体的资源和力量,有时需要平衡各个家族间的关系和利益,避免形成阻力和冲突。对于村干部来说,既要遵循行政系统的规则和要求,还要具备家族社会的处事能力和技巧,这是比较具有挑战性的。同时,农村的人情社会特性明显,我们村书记常说农村工作难干,在于情、理、法缺一不可,而且在村民心中情和理的地位挺重要,这些在农村三资清查工作中体现尤为明显。我们这些不熟悉农村生活的年轻人相当缺乏这方面的经验,只能多看多听多学,还要多思,思考其合理性和可操作性。
  农村发展大有作为,做好工作也很不容易。我们村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曾经历过辉煌,当时,村民依靠大面积种植生姜和大规模外出销售,在九十年代初就几乎家家都是万元户了。但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村庄发展严重落后。2014年,现在的村支部书记回村任职,他作为颇有成绩的企业家被当地政府引导回乡,内心又有很深的家乡情怀,一上任就肩负起重振村庄发展的重担。当时,村委办公室屋顶漏雨,还不通电,村里没有像样的道路,很多村民喝水都存在困难。村书记组织筹资,对村里的基础设施进行了全面改造,硬化了路面,通了自来水,设了路灯,看到实效的村民们才慢慢统一了思想。村书记认为长久的发展必须要依靠产业,于是开始带领党支部领办合作社,发展规模化生姜种植和品牌农业。2019年,我来到村里时,村庄发展已经取得一些成效,具有一定基础,开始探索下一阶段的发展。
  到村工作月余,我快速地接受各方面的信息,了解这个村的村史馆和生姜种植合作社等发展过程,以及正在推进的汶南姜尚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生姜文化展览馆、农机合作社各项工作,村书记也常说“要抓住乡村振兴的大好机遇,为村里百姓做几件有意义的大事儿”。村里对未来的擘画让我振奋,从上到下的智慧和干劲也让我心生钦佩。我被乡村振兴背景下,农村干事创业的蓬勃气象所感染,深感“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深入工作,我很快发现,农村发展真的不容易。资金、政策、人才、管理,都严重缺乏。经营好几个企业的村书记都说,发展集体产业比个人创业难多了,各种资源都缺乏的同时,还有很多局限。这些局限关乎广大村民的利益,关乎组织纪律,关乎社会责任和历史担当。农村发展产业,对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扶持存在较大依赖,但政策和资金是等不来的,村书记说政府有18个部门与农业有关,每个部门都要跑,去争取政策和资金。有了政策和资金,落地也需要时间和程序,但不能等全部到位才行动,所以就要克服各种困难先顶上。此外,农村发展如果想要跟上大的发展趋势,就需要年轻的、各领域的、高层次的人才,但这些人才在农村落地生根又是极其困难的。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很多本地人才,在各种历练中表现出创造性、韧性等优良品质,他们也成为乡村振兴中最温暖向上的力量。
  一年来,我参与了村里很多工作,尤其是全程参与汶南生姜文化展览馆的建设工作,发挥自己的优势,挨家挨户去采访村民、搜集资料,然后撰写文稿、设计版面,建成后又担任解说工作。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加深对村庄历史、生姜文化和汶南精神的理解,也领略到了群众智慧,感受到了基层温度。在扶贫、抗疫、三资清理等工作中,我也接触到了我之前不曾了解的社会现实,体悟百态人生,思考基层管理的得失。“上面一根针,基层千条线”,这句话很容易理解,但不到基层是无法真正体会的,里边有辛苦,也有难题。选调生深入基层,干的是事关群众利益的事,都不是小事,选调生必须关注事关大局的政策和决策,思考让两者更好衔接的方式方法。在这里,我是一个参与者,参与真实、朴素的乡村生活,参与如火如荼的乡村建设;我认识社会,也认识自己;建设乡村,也重建自我。我们常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但对我来说,不到农村和基层,又怎知天地广阔呢。(李冉冉)